冷水滩新闻网通行证 密码 注册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冷水滩新闻网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冷水滩新闻网 > 生活频道 > 文化•名人 > 内容阅读  
东山之巅镇永楼
作者:吕国康 来源: 永州日报 时间: 2017年08月25日
 

  零陵古城的标志性建筑是什么?这是一个简单而复杂又有趣的问题。目前,一般而言,人们会用零陵楼或柳子庙或廻龙塔作代表。殊不知,在历史上,古城还有不少的著名建筑,镇永楼就是其中之一。康熙九年《永州府志》卷三“宫室”首篇是镇永楼:“按,镇永镇在府东北城上。旧名鹞子岭,孤远偏僻,人迹罕至。嘉靖乙巳(1545),知府彭时济始创建、修拓,肖真武像以镇之,更今名,令羽士居守。自是郡人醮祀者无虚日。楼当最高处,郡城形胜四望俱见,遂为登眺佳境。万历戊子(1588),永卫指挥高铭捐赀修路三十丈有奇,衡阳伍让有《记略》,勒于门左,见《艺文》。至万历丁未(1607),通判张季麟施田为香油之需,后废。国朝康熙乙巳(1665),年协镇彭世勋报建”。道光二年(1822)总兵鲍友智与知县丁煦复修,后毁。光绪初僧捐修之。

  镇永楼又称转角楼,位于古城东山最高峰鹞子岭。“人迹难登,岭巅凸然矗立,雉堞连云之,览辔登临,后俯湘流,前眺嵛峰,群山万垒,千里一目,实为永州之屏。”在古代,为了抵御外敌侵犯,护城保民,大凡郡(州、府)县城所在地,都会构筑起较为坚固的以防守为主的防御性城池、城墙。为了军事和通行之需,城池又由城门、城楼、城门堡、城垛、烽火台和城墙以及护城河、壕堑等组成,其形制宛如万里长城。永州府城,是在零陵郡城的基础上兴建并历经各朝不断增修而形成的。零陵古城,汉时为土城,宋代改建砖城,明清时为砖石城。城之规制为九里七门,高大雄阔,为中等城格局,且西以潇水为濠堑,东至北隅则凿土为壕,西南而东又以堤水为池,有城门、城楼、城墙,还有专门用于瞭望敌情、调度指挥军队的镇永楼。从而构成了完整的依山伴水、形势险要、构局严密的城池防护体系。明代嘉靖乙已年(1545)永州知府彭世济把宋代砖木城楼重修成为一座砖石木结构的更为高大气派的“镇永楼”。该楼有御敌保民之功,故名“镇永”,又称“望敌”,因建在“芝城第一山”的城墙转角处,宋明以来皆俗称其为“转角楼”。民谣说:“永州有个转角楼,半节砌在云里头”。后经扩建,成为零陵古城一个重要建筑群。除主楼外,还有山门、玉皇阁、元帝殿及两旁道院等建筑。气势雄伟,蔚为壮观。

  镇永楼面对嵛岭、襟带潇湘,巍峨高耸,为零陵一大胜迹,平时为名人雅士、百姓市民登高揽胜之地,战时是窥测敌人的瞭望台。诗云:“两岸城垣烟雾里,千家楼榭画图中”。此楼存世400余年。

  地方志中留下不少与镇永楼相关的诗文。彭世勋有记:顺治辛丑岁,予奉命协镇永阳。因治宅浅隘,越明年乃卜府治之左,新创其基,于运筹决策之暇,四顾形势,因询治东宅凸然而矗,雉堞连云之地,名曰鹞子岭。并知嘉靖时,郡守彭公时济者始建楼其上,名镇永。自兵燹后,殿宇瓦砾,台榭邱墟,所存者故址而已。予揽辔登临,见后俯湘流,前眺嵛峰,群山万垒,千里一目,实永阳之屏。翰宁忍废之。即捐俸鸠材,命部下率百工甃石连瓦,始建山门,继建玉皇阁、元帝殿及两傍道院,又竪镇永楼,附以大士阁。工将就,而同事永阳诸君及兵民亦欣然乐从,其勷盛举,伟哉壮观,庶可娱美于前矣。夫金汤鞏固,惟予之职,予固不敢或旷第戎事,鞅掌恐人事所不逮者,必藉诸神以默镇之,非徒邀福于一身,将以遐庇吾永民也。然驰聘疆场,转迁莫定,则予今日之镇永。孰若斯楼之永镇乎?永邪至创立之,因若早有定,昔时济生百年以前,而予生百年以后,谱同世异,莅符一辙,良非偶然,计经始于甲辰之春,落成于七月之朔,阅六月而焕然。大备用镌,岁月并志,捐资姓字共垂不朽云。

  知县朱尔介记:余治零八载,事简民安,乙未春,永之城工既竣。循陴东北行,雉堞渐高,蓁莽交蔽,旷无人跡,芟刈而登之。俯视城郭,纡绕在下,觉山势直撼云者,鹞子岭也。其巅有楼,颓然欲仆者镇永楼也。楼自前明刺史彭公始创,国朝都阃彭公复修之。曾几何时,而递兴递废不能一瞬。俯仰同怀,不禁低回太息之不已,念永城捍边服,前此几经变故相传,拒守者登楼以瞰虚实,决机要,民赖全活者甚众。则楼之有裨于斯城斯民者厚矣,前之人不忍没其功,名曰镇永。誌以昭后世,则举永之人民皆当深绸缪桑土之思,保是楼以自固也。况乎守土者目击其倾圮,忘楼之功废,前人之意以贻诮于后世,邪随出俸餘相度修葺欹者,直之朽者易之,颠倒瓦砾而不可措手者复兴之,绘画塗蔇毕,具匝月告成。并各法像而新焉,巍焕矗峙,殊壮气象,而城隅亦盖巩固。稽建楼之初,有田畹餘以资居者,讵弊积于文,主守者以公业实私囊,视胜地为路室,货彼砖石,薪及檐楹,颓败之速,积有由也。苟弗庯剔其习,慎选其人,曷足引长久。于是驱其惰者,别择勤行而居之。更广其田三倍,旧业使世守焉。嗟乎,天下之为楼多矣!或因景物之幽奇,或志登临之骚雅,不过好事者一时之乐,附会标榜犹能使后世相因而不敢废。况斯楼之有全城保民之功,当与李德裕之筹边,史弥坚之喜雨并存,天壤不朽,余嘉楼之功,以续人之善。后之人又豈忍任楼之废,以负余之心哉。或他年不乏同志,庶是楼得以永镇,民得以永保也。

  两文都刊载清光绪修、民国补《零陵县志》卷二建置“楼”,比较详细记叙了镇永楼重修的原因、经过、方法,突出鹞子岭的地势险要,镇永楼的作用,介绍了众多的建筑设施。阅后使人一目了然。特别是朱文,认为该楼有“全城保民之功”,应与唐代李德裕修的筹边楼、南宋史称坚修的喜雨楼相媲美,并存成为天下三嘉楼。理由何在?李德裕为唐朝名相,曾任剑南西川节度使,唐文宗太和元年(830)在薛城镇为加强战备,激励士气,筹措边事,在当地修建了筹边楼。薛涛写《筹边楼》歌咏:“平临元岛八窗秋,壮压西川四十州。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使之名扬天下。南宋史弥坚,官至兵部尚书,后转任工部尚书。嘉定六年(1213)他任镇江知府,重修罗城,增开城门,把北城墙延伸至北固山后峰之巅,以御金人入侵。还在千秋桥南建了一座喜雨楼。“楼在城内,规模宏大,占一郡胜处,颇有登览之快。”(《方舆胜览》)载复古《京口喜雨楼落成呈史固叔侍郎》诗:“京口画楼三百所,第一新楼名喜雨,大鹏展翼到中天,化作檐楹不飞去”。两楼不但供登览之用,也与军事有关,这与镇永楼的作用是一致的,加上规模与气势,故并称三大名楼。读到这里,使人油然而生敬意,不由萌生登斯楼的雅兴。

  县志中写得比较好的诗有四首。明代韩祐的“独步最高楼,乘闲访羽流。无心入海峤,有梦到沧州。桃雨三春乱,松花一院幽。剧谈殊不倦,尽日泛虚舟”。元代郡守萨迎阿的诗:“第一山头览胜来,登楼人得倚楼才。经营松栋元戎力,庇荫芝城大厦材。双水合流孤塔涌,万山如簇晓云开。居高临下窥民隐,不是闲游探早梅”。清代施清的《登镇永楼》:“众山环抱古禅宫,雁(燕)雀无声万籁空。两岸城垣烟雾里,千家楼榭画图中。稚儿提笔求题句(石),老衲挥弦引落鸿。生久不知花影过,半帘风月绕墙东”。名儒宗绩辰写了一首长诗,现节选部分:

  岭头鹞子势飞攫,矫顾斗北凌天南。

  上有高楼出云际,俛视万象皆包涵。

  湘源在左潇水右,一气奔注如倾甔。

  岩流涨发沙石出,濁过盧沁无澄潭。

  蛟螭虯蟠地凝固,虎豹路伏山谺……

  严关峻隘守国险,残墟古壘争雄谈。

  零陵边郡古重镇,坐制百粤威声覃。

  民国七年(1918)督军谭延闿为纪念在护法战争中牺牲的永州镇守使刘建藩,将楼下庙宇改建成“护国祠”,次年又在镇永楼旁建“岜涛亭”(昆涛为刘建藩别号),亭分两层,呈六角形。祠中供有刘建藩等护法战争阵亡将士的牌位。祠的左方立有“零陵护国祠”石碑,碑文为谭延闿亲自撰写,谭的书法与刘的功绩相得益彰,为古老东山增添了新的亮点。

  中国的名楼数以百计,大都系解放后修缮或重修,而且以重修居多。例如,鹳雀楼原是唐代的一座瞭望台,因鹳雀栖息其上,故得名。公元704年前后,王之焕游蒲州(现山西永济),写下千古绝唱《登鹳雀楼》。该楼后毁于战火。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国家投巨资重建,新楼外观四檐三层,高73.9米,为全国最大仿唐楼阁建筑。“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滕王阁系江南三大名楼之一,自唐以来,屡毁屡建,新旧频繁交替。如今的滕王阁已是第9次重建。在零陵古城的保护与建设中,应该将镇永楼的重修提到重要议事日程,参照其它名楼的修复方式尽早立项动工。镇永楼的再现,将是零陵东山景区建设的大手笔,更是画龙点睛之笔,必将成为永州市民及广大游客登临观景的一大胜地。

分享到: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08 - 2014 冷水滩新闻网 LST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冷水滩区委、冷水滩区人民政府主办 中共冷水滩区委宣传部承办
E-mail:lstxcb@163.com 新闻热线:0746-8218811  通讯员专用QQ群:70408235    湘ICP备1101105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